宋朝有嘻哈:一场王安石与苏东坡的地上Battle_文_石首新闻网
主页 > 现金赌博开户 >

宋朝有嘻哈:一场王安石与苏东坡的地上Battle_文

2017-11-04

收藏

世间难得最佳损友

也曾惺惺相惜,也曾针锋相对。高位时互怼不休,落魄时伸手相救。

暴烈地Diss,坦诚地互斗。恶言相加常常,落井下石少有。

敌人如果都如此,胜过多少所谓朋友。

01

元丰七年(1084年),江宁渡口。忽而来了个披蓑戴笠,骑头黑驴的老头。他的面前,站着一位络腮胡须的中年男子。

男子长揖而礼,恭敬道:“轼敢以野服拜见大丞相!”

老头一笑:“礼岂是为我辈设?!”

就在这里,苏轼和王安石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独特、最温和、最被后人津津乐道的一次见面。

此时的王安石已过花甲之年。朝堂上那个执拗的老头,经历了年少得志、朋党攻击、长子病故,最终托病请辞,归隐山水。

此时的苏轼,刚从乌台诗案中逃出一命,政治上的鲁莽青涩被现实残酷打磨。

一个是前途茫茫的流放官员,一个是赋闲在家、心力交瘁的前宰相。

曾经的改革派领袖和旧党新秀,放下往日恩怨,上演一场将相和。

听风谈月,饮川吞河。两人最好的交流方式,仍是你来我往,各种诗文Freestyle。

苏轼对王安石的治学、文采大加赞赏,离开江宁4个月后,还不停地“为他写诗”:

你骑着驴走过长坡枯藤/多想见你身上没有伤痛/你要我别再东奔西走/田园诗酒强过功成名就

恨原来与你各自为政/如今只想甘拜下风/早十年听你的话/何必如今悔不当初/痴人说梦

(骑驴渺渺入荒坡,想见先生未病时。 劝我试求三亩宅,从公已觉十年迟。)

王安石把苏捧得更高:

“不知更年几百,方有如此人物!”

此时,距两人的初次交锋,已经过去了十几载。

02

真正翻开两人的交往史,江宁的和睦在多年争斗中,只是短短一瞬。

更多的时候,王苏政见不和、剑拔弩张。

两人均是二十出头就金榜题名,声动京城。

不过,苏轼考中时,王安石已经当朝为官。等到苏外放回京,王已大搞变法。

变法向来难。旧党对王安石的攻击,凶狠无比。

苏轼的父亲,曾经写过一篇《辨奸论》,暗骂王“误天下苍生者,必此人也”。

脸脏了不得体/衣服脏了要水洗/要没有这点觉悟这人活得诡异

如今他披着奴隶的皮/猪狗饲料吃得一心一意/脸黑得像家里放着遗体/还大谈特谈诗书礼义

这波操作太飘逸/不近人情其实是财狼成性

(夫面垢不忘洗,衣垢不忘浣,此人之至情也。今也不然,衣臣虏之衣,食犬彘之食,囚首丧面而谈《诗》《书》,此岂其情也哉!凡事之不近人情者,鲜不为大奸慝。)

苏轼的家人、师友都是保守派,所以他一脚入朝,就与王安石天然对立。

王安石推行变法,苏轼就作《议学校贡举状》进行反对,还写了作洋洋万言的《上神宗皇帝书》。

狂风暴雨中,王安石的压力可想而知,但这位政治超人以强大的意志力,全力推动改革。在这点来看,王的能力胸襟绝非常人。

相比之下,苏轼对王安石新政的攻击,讲道理多,论事实少。正如林语堂先生说:苏东坡是政治上永远的反对派。

但是,以苏轼的文采,他的反对文章实在影响力太大。后来他当考官,故意出题影射王安石。这些,渐渐触动王安石的逆鳞。

王安石几次要求神宗罢黜苏轼,说对苏轼要像调教“恶马”:“减刍秣,加笞扑,使其服贴乃可用”。

两个人的交锋以苏轼自请外放了结。

文人多牢骚,苏轼在政治上的挫败情绪流露在诗词里,后被御史抓住把柄,说他反对新法、指斥皇帝。

至于包藏祸心,怨望其上,讪渎谩骂,而无复人臣之节者,未有如轼也。

苏轼入狱,性命危在旦夕。

讽刺的是,那些平时与苏轼引为知己的保守派大臣,少有人伸出援手。反而是那些被苏轼称之为“奸邪”、“新进”的变法派大臣,不惜冒险为他求情。

已经退居江宁的王安石,仗义直言,上书神宗:

“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?”

苏轼逃过一劫。但人情冷暖,曾经热血的青年大概此刻才看透。

这件事,也为两人江宁相会埋下重要伏笔。

03

江宁相会两年后,王安石病逝。

当时正是旧党当政。恰恰是苏轼,这位曾经的政敌,代表朝廷作《王安石赠太傅制》。

他并未因政见不同而借机否定,而是对王安石给予高度而公正的评价。

智足以达其道,辩足以行其言;瑰玮之文,足以藻饰万物;卓绝之行,足以风动四方。

可惜,故事并未在此结束,两年后,苏轼对王安石发表了完全不同的评价:

王安石是非优劣/有多黑暗邪恶/全世界都呵呵/皇帝心如太阳清晰照射/先帝更让他闲云野鹤/不许再来祸害山河

(窃以安石平生所谓,是非邪正,中外具知,难逃圣鉴。先帝盖亦知之,故置之闲散,终不复用。)

一些研究者认为,这是苏轼深陷党争,为避嫌而不得不说的违心话,并非恶意毁谤。

类似的争议,在研究者们和两人粉丝间一直存在。政见孰是孰非,心胸谁更广阔,谁暗中使坏,谁不计前嫌……直到今天,仍无定论。

但真相,可能并不重要。

千年前的这场争斗,让我们有幸见证,两个带有人性弱点又光芒四射的伟大灵魂,如何激情碰撞、惺惺相惜。

所以我猜,如果王安石九泉之下,若得知苏轼写下那些不中听的话,只会淡淡一笑吧。

毕竟这位老人早就看破了:

“风吹屋檐瓦,瓦坠破我头;我不恨此瓦,此瓦不自由。”

你伤害我,我不怪你,你也身不由心,心不自由。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